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小说  »  朋友妻 笑嘻嘻 任我欺
朋友妻 笑嘻嘻 任我欺
与人妻造爱性交,我可说经验丰富。小弟吕皑(行走风月场用的霸气花名,谐音女爱),生于香港,现年33,
自16岁破处以来,立下目标,玩女无数,幼齿熟女,燕瘦环肥,巨乳微波,阔窄名器…可谓战绩辉煌。而且由于工
作关系,穿梭中港台亚,往返日韩欧美,更是天时地利,因公事之便,常能换性伴。

我尤其喜爱成熟家庭主妇类型性对手,即广东地区和台湾所说的?师奶?,喜欢他们的住家味,成熟身材,而
且多数生养过孩子,性交经验丰富,技巧纯熟,不会繑扭造作,反而娇媚开放,极懂尽情享受性交快感。尤其当她
们跟丈夫以外男人做爱,被陌生粗大阳具插入时,基于刺激兴奋,下阴湿透,主动策骑,一对巨乳大波,上下跌盪,
叫声震天,如泣似诉,极度引人入性。

月前碰巧春节后淡季,放假回香港小休两周,以期充电过后,再回岗位搏杀。在家无所事事,想起老朋友小杨
(近音化名)夫妇,就致电相约游玩郊野,把酒言欢,怎料最后变成跟小杨老婆小茜(也是近音化名)的野交和交
欢…:-P

小杨本身是工程师,收入优厚,工作稳定,居于香港青山公路一带的独立洋房,两夫妻算得恩爱,但总像缺少
了一份初婚数年时的激情,步入老夫老妻时期。

小杨夫妇两人年龄与我相若,稍比我年长两岁,称我为老弟,都是三十中了,是为壮年,性经验丰富,性需求
一定很大,尤其阿嫂小茜,年青时是大美人,一对大媚眼,有如会勾魂摄魄,胸部一向丰满挺拔,而由于婚后10年,
已育有一对年幼子女,现时步入妇女狼虎之年的成熟期,更是丰乳盛臀,胸前大波更升了两cup ,我估计有36D ,
很多朋友也取笑身材中等的小杨,怎能娶得和「应付」这样一个大美女。
XD

小茜除美貌和身材外,言行算得大方,衣著却很大胆。她与我们朋友聚会时,经常会穿著有品味西化的低胸衣
服,毫不吝啬把一对豪乳和胸口的「事业线」暴露人前。而谈天言笑的内容大胆,不乏男女话题,有正宗性飢渴师
奶的韵味,与及引人入性外形,正是小弟那杯茶,可惜是老友妻子,不好勾搭,怕日后见面难堪。

由于今天我预了不醉无归,特意不驾车,到相约好的郊游点附位的元朗某西铁站会合小杨和小茜去。跟各位网
友一样,小杨的外形,我毫不关心,不多描述。
:-P

一路上我只想著比我稍稍年长两岁的小茜的美妙丰满胴体,到底以怎样的衣裳包裹著。时为初春,天气似暖还
寒,去到集合点元朗西铁站,有点失望,小茜穿著一件德国品牌Adidas白色的 track suit 长袖运动套装,还要把
拉链拉上至领口。
:- (

但当我行近细看,倒发觉仍有看头。由于跑步热身的运动套装是窄身款式,所以十分修身,小茜那成熟身材和
巨乳仍是显露无遗,而运动裤比其他裤更能密密的包裹其浑圆的大屁股。她老远见到我出闸,就跟同行的子女一起,
兴奋地挥手喊我,她的大乳房也嚮应著她的心情,雀跃地跳盪了几下,我看了后心房也加快跳多了几下,哈哈!

我们在港式茶餐厅吃过简单午饭后,先乘的士,跟孩子们往荔枝山庄游玩,之后再沿锦上路行往红砖屋跳蝨市
集,再步行回元朗市中心,傍晚在元朗大荣华酒家吃饭。由于行了一整天,一身大汗,小茜一坐下就脱去运动外套,
哗不得了,一对豪乳只由一件黄色背心包著,露出小段乳沟,她举手投足间,大乳房彷彿还在摇曳颤动著,看得我
阳具都硬了,不敢站立,怕被小杨看到失礼。

我们点过菜,大快朵颐。由于酒楼今天是什麽澳洲红酒推广日,横竖很久没喝过新世界红酒,就点了一瓶,把
酒言欢。这时,跑了一整天的两个孩子,已睡在由三张椅子拼成的「临时睡床」上。他俩夫妇见不用管孩子了,不
知哪裡来的酒胆,竟向我这跑惯大中华区域宴会,喝烈酒等同喝啤酒的酒仙灌酒,我们愈饮愈多,喝完了三瓶,刚
开到第四瓶,小茜开始酒意发作,兴奋得手舞足蹈,而小杨更喝得没剩多少意识,不胜酒力,昏昏欲睡。我怕再喝
下去,就未能送他们回家,故买单起行。

小茜扶著小杨,一拐一拐行出酒楼门外,我则抱著两个睡著孩子。一辆的士停下,我先抱孩子上车,正欲往车
子前座位置去,发觉小茜已安顿昏睡的小杨在车头,一屁股坐我身旁。因此我俩一人抱一孩子,小茜向司机说出地
址,我们就往小杨家裡去。

我在车上没多发一言,只因小茜酒力发作,半醉不醒,也昏昏欲睡,把头埋在我宽阔胸口,我不禁嗅到她髮丝
传来,由香水混和肉体和汗水所构成的少妇体香,十分诱人和挑动性欲。而她更左手抱孩子,右手绕著我手臂,丰
满的巨乳压在我手臂上,软软的,令我想入非非,阳具硬硬的直竖著。

回到他们的家,我安顿好孩子入房睡后,自己往洗手间疏洗一下,顺手洗一洗一整天硬了很多次的大阳具,让
它冷静一下。我不是夸口,我我小弟弟真的一点不小,有近8 寸长(19cm有多),能为大多数家庭主妇带来从没试
过的充实滋味。
洗完面和小弟弟后,我往小杨睡房,想跟他俩夫妻说一声就告别。小杨房门没关,只见小杨侧向一边床悬,睡
得正浓,呼噜呼噜的打鼾。而小茜则大字形睡在大床近中间一边位置,不知何时已把运动裤脱了,只馀下粉色蕾丝
内裤,可能是刚上洗手间,或安顿老公后,忘记家中有外人吧!

我本欲行近为他俩盖毡子,怎知一近看,被小茜露出的肉腿所吸引,而且内裤是半透明粉红蕾丝,那浓密而湿
漉漉的毛髮就呈现眼前,是男人的都会多看两眼。

我不知哪裡来的胆量,看一看小杨,仍然是原位不动,我遂把小茜的黄色小背心,从肚皮开始慢慢向上牵起和
脱掉,把头靠近去欣赏她一对大波美乳,还嗅到一点香水混和汗水的乳房香味。

此时我的小弟弟已硬得发紫,我索性脱了裤子,任它竖立向小茜的成熟胴体致敬。我同一时间,小心翼翼地用
左手解开她的前扣胸围,一对36D 人妻师奶巨乳,应声弹出,有点鬆弛,但不算堕,而我右手则沿她的肥美大腿,
摸到她的下阴,用三根手指摔弄她的小妹妹,令她春潮泛滥,湿得更利害。我左手也没閒著,用两指轻轻夹弄她乳
头,令两颗鲜红的乳头挺得有2cm 长,衬托著那直径约5cm 的嫣红乳晕,我禁不住一口吸啜下去,小茜随即大声呻
吟,叫了出来。我怕小杨被她叫声弄醒,情急下站起身,把大阳具塞入她口阻其叫喊。

怎知道小茜不单停下没有再叫,还飢渴而兴奋地吸啜我的阳具,吸啜得滋滋发声,令我很舒服。我像触电一样,
由阳具发痒到上头皮,同时也很难受,因为被吸得兴奋,阳具更大更硬,但小杨又在场,我不敢再进一步放肆。

我怕出事,抽出长约20cm的大阳具,弯腰抽裤子准备善后撤退,怎知一弯身头靠阿嫂小茜,她就用手环抱我颈,
一嘴就吻上来,且异常兴奋,已急不及待即时咀出丁香小舌跟我舌吻起来,且拖我伏在她身上,压著她的一对乳头
竖立的巨乳。在我陶醉之际,小茜忽然用手套弄我阳具,又吻我耳朵,我右眼瞅看小杨,见没有动静,即色胆包天,
决定就地正法,在小杨身边把他的巨乳老婆,我的阿嫂小茜干了,插她一个死去活来。

我逐轻轻地全身上床,一边吻著这淫欲大发的大波友妻,一边用手脱了她的底裤,从她背后扯走那前扣式胸围,
让她全裸地躺著,双手继续环抱我颈跟我湿吻,她吸得津津有味,吃得啜啜连声。我则用两手指摔她阴核,再转为
两指插她阴道,塞入她水浸一样的阴道内抽动约一分钟。

此时小茜已在迷糊中达到最高的兴奋和性需要状态,双腿不断撕磨,口中唸唸有词,呼吸急速,大奶颤动。我
见机不可失,用一双膝盖把她的腿分开,她即时「全自动化」地把一双肥美大腿张到最开,呈英文M 字形,蓬门今
始为君开,准备迎接我大阳具带给她的充实和性交快感。

我先用嘴封著她的咀,大力吸啜舌吻,避免她大叫出声,再用硬崩崩的粗大阳具抵著她湿湿的阴道口,磨了两
磨,滋润了大龟头,即腰板向前一挺,一插到底,全根堆在她的迷人洞内。果然不出所料,小茜即时想呻吟大叫,
但我们舌吻著,封著嘴,她只能发出啊嗯唔的的低沉慨叹呻吟声。

我忍了一天,谷精上脑,精子佔有脑袋,已没有理性,不作他想,全力抽插眼前丰满多汁风骚人妻,不停地急
速而深入地抽插顶入她阴道,感到龟头抵著她子宫颈,阴道一缩一缩,啜得我爽透顶了。

一轮猛烈轰炸,见她已完全入状态,我想转转姿势,把自己脱下的内裤塞入她口中,再将她的腿左右抬到我肩
膀上,用两手按著她的膝盖下压,将她的下体在我眼前完全呈现开,我下身再用力向前插,什麽九浅一深,三浅一
深,全部抛于脑后,只一贯的每下全根到底,再全根抽出,再全根到底,不断打桩式的抽插,带给友妻无穷快感,
虽被我底裤塞口仍连连哀号呻吟。

突然,小茜一个大动作翻身,把我按在床,再女上男下,主动骑上来,张开眼睛,看到是我,先是一丝惊讶,
数秒后把口中的内裤吐出,媚眼如丝,急速呼著气说:?小皑,原来是你…怪不得,毫不怜香惜玉,干得如此猛,
又粗又长,很久没这样爽过?。她斜眼看一看床边老公,再说:?你色胆包天啊…在人家身边狠狠地干人家老婆??
随即轻咬自己下唇,左手按著我胸肌,右手握我阳具,对准她自己阴道,一下就把大屁股沉到底,再掩著自己嘴巴,
用阴道上下套动我竖立的大阳具,而她努力忍著不叫床,只发出轻轻的呻吟和呓语「唔…啊…呀唔,好正呀,啊唔
…插得我好深,很爽,啊…舒服呀」。

我怕她失控,她有她享受,我有我办事,双手按著她的丰盈腰肢,再迎著她的上下沉降套弄,用腰力向上顶,
两股性兴奋力量上下交峰,我俩臀肉和肚皮激烈互碰,产生啪啪啪啪的淫贱声音,加上小茜湿湿的淫水声﹑忍著呻
吟的唔唔声、小杨的打轩声…令房内充满荒淫﹑不伦和性兴奋的做爱气息和味道。

小茜被我插了近10分钟,自己又骑在我身上套弄撕磨了15分钟,已渐渐趋向高潮边沿,我也被现场淫贱刺激的
做爱气氛影响,加上她一对36D 大奶,在策骑我大阳具时左右摆动,上下盪漾,乳头直竖,令我目不暇给,更受刺
激。

我双手按小茜腰,下身向上抽插,上身弯起用口吸啜她我大波巨乳和奶头,令她更难受,再加快向下沉坐,用
阴道包著我阳具,前后不停地磨,终于令双方面同时到达高潮。

当小茜高潮到时,为怕呻吟大叫出口,她即挺直腰肢,自己塞我内裤入口咬著,按著嘴低沉呻吟和喘息,一对
大波随她呼叫和呼吸,急速跳动,此等景像,著实太刺激和兴奋,令我精关大开,一下子将所有浓浓的精液射入小
杨多年来的专用阴道和子宫之中,一滴没留下,全给了这大波友妻。

数分钟后,待这激烈的做爱氛围平静下来后,小茜仍骑著我,我阳具仍插在她体内,她望望侧睡在我们身边的
老公小杨,再看看我俩满身汗水的赤裸胴体,吐出小舌做了张可爱鬼脸…呵呵呵,这大波友妻真的「鬼马又蛊惑」。

小茜之后起身站立,我浓浓的白色精液随即由她阴道沿大腿流下,她急急往梳妆檯拿纸巾去抹和捂著阴道口,
却没入洗手间冲洗,面向我,食指按咀唇,大概是示意勿吵醒小杨。

我亦下床,欲穿回衣服。突然小茜在我面前跪下,为我沾满性交流出淫水分泌的阳具口交,不停大力吸啜,和
用用舌头在龟头打圈,把原本软下的阳具吹硬,此时她站起身,手拖著我,淫笑露骨地说:?轮到你为我口交服务
了?。说完就拖著我转身,摆动著刚才被我插得啪啪声的大肥臂,往客厅行去。

这夜,我终于第一次舔过充满自己精液的阴核和阴唇,再在客厅的梳化椅以女上男下的猴子上树,女前男后的
狗仔式等,狠狠地干多她两次,把所有精液射进她那淫贱而性飢渴的下体腔道。

在小杨起身前,我已俏俏地离去,而他的老婆也静静地睡在他身旁…只是她阴道内充满著另一男人的精子而已。